;

而在曾兴晔、郝志中被解雇

2019-06-21 18:36

对酷6网cto赵亮来说,意外出现的裁员风波打乱了将近一年来酷6技术团队打造的秘密武器——“围观”的闪亮登场。

在裁员冲突事件发生后,酷6前ceo李善友在微博上写了这么一句话:子在川上曰,相煎何太急。此时,这位酷6创始人的股份已经从两次增发前的接近10%下降到不足3%。而在曾兴晔、郝志中被解雇,酷6创始团队已经让位于盛大集团派出的新管理团队。

按照朱海发的说法,酷6网2010年的销售收入达到1.5亿元,而直接和间接销售成本达到1.27亿元。他在邮件中质问:“当很多酷6人节衣缩食、卧薪尝胆的时候,团队却明里暗里拿远超行业标准的千万级的提成奖金,这算不算对酷6有感情的团队?”为此朱海发数次约见销售管理团队,要求将“有广告公司返点合同的个人提成部分从16%-17%降低到6%”,不过换来的是郝志中的“拂袖而去”。

另外酷6的制作平台虽然进步很快,但还没有产生像江苏卫视《非诚勿扰》那样卖出7个亿的名牌节目。而酷6在分享平台上的表现,在最近两三年内,更是落后于优酷和土豆。

5月18日,酷6网(nasdaq:kutv)副总裁郝志中(微博)、曾兴晔中断拜访在上海的广告客户,返回酷6北京总部时,并没有意识到一场裁员风暴正在逼近。他们以为,总裁办急召他们,只是要参加一次寻常的管理层会议。

在这场理智与情感的较量中,论是非显然不如论规则。

不过,5月22日,在酷6员工与媒体沟通会现场,酷6销售员们异口同声地表示,他们从未拿到过超过10%的个人提成。郝志中和曾兴晔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们作为销售部门的高管,提成比例是很低的,拿到的提成是“非常少”的。在南方周末记者辗转获得的一份材料中,郝志中和曾兴晔2010年的销售提成合计只在22万元人民币左右。不过,南方周末记者并未获得酷6整个销售团队的提成总额数据。

在播出平台上,酷6首推正版化策略,购买了不少的正版影视作品。比如,去年,酷6购买了新四大名著。可惜,新四大名著在电视上已经是既不叫好也不叫座,愿意去网站看的人就更少了。正版化策略还遭遇了竞争对手优酷和土豆的版权联盟,使酷6的正版化策略功效大减。

正是酷6或者说酷6董事局急切的转型之心,成为这次裁员风波甚至两个月前创始人李善友挂冠而去的根本推动力。酷6董事局共有9席,其中盛大方面占5席、独立董事有3席,代表创始团队的李善友占有1席。

第一季度财报还披露,酷6一季度亏损1100万美元,比去年第四季度亏损减少约三成,同时在线视频门户网站和在线广播收入为660万美元,比去年第四季度增加约3%。

值得一提的是,酷6销售团队的大扩张发生在2010年。一名不愿意具名的酷6员工告诉记者,2009年11月酷6并入华友世纪后,很快把重心放在了扩张销售部门这个利润中心上,“销售部人员是成倍地增长”。南方周末记者在沟通会现场看到,大部分的被裁员工都是入职不久的员工。

陈天桥没有回应南方周末记者的约访。而董事长吴征认为,像酷6这样一个亏损企业,拿什么去市场上要钱?钱不会白从天上掉下来,而通过发普通股和可转债,引入其他优质资产,只能是稀释原始股东的股权。

他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电话采访时补充说,调整酷6的商业模型是个系统工程,包括内容定位、营销方式和成本结构等多方面的调整,但仍然必须从销售成本着手调整。

酷6的一名工作人员感慨地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以他的了解,至少在2010年1月,陈天桥仍然强调管理层的重要任务是“要证明有花钱的能力”,把盛大首期投资的4000万美元花掉,要收入不要利润。陈天桥表示:“短期不以盈利为目标,不要急功近利”。问题是短期有多短?酷6董事局设定的时间表有多长?吴征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5月22日,冲突进一步升级。酷6被解雇员工和在职员工八十多人在北京重庆饭店与十多家媒体的记者举行沟通会,会上被裁酷6员工声明:反对暴力裁员,要工作,要尊严。在职员工则认为同事如此被裁非常“屈辱”,表示声援。群情激昂的员工更是指责,酷6欠缴社保、裁员程序不合法。

几乎与此同时,酷6人力资源部门开始拨打电话,同时启动对酷6北京、上海、广州三地销售部门的裁员。接到裁员电话的员工,被要求上交工卡,并交还笔记本电脑。

突如其来的裁员风波

酷6代理ceo朱海发对5月18日与郝志中的会谈有着另一版本的描述。

这位人士对陈天桥的评价是,陈天桥很大气,是个出色的互联网企业家,格局很高,但也是个“大树底下不长草”的人物。陈天桥曾经说过:“主意我定,其他你们做就行了。”

5月24日晚间,酷6对外发布2011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说,酷6的这次裁员将削减约20%的酷6员工,这些员工全部为销售部门员工。裁员一次性花费将达到100万美元,不过,有望在以后的每季度为酷6节约150万-200万美元的成本。

3月份,酷6网创始人李善友从酷6网ceo的职位上挂冠而去,舆论一片哗然。接踵而至的这次裁员风波,更是让酷6的前景陷入迷雾。本周一,酷6网股价收盘大跌20%,报收3.83美元。

赵亮说,“围观”是“ustream+twitter+youtube”三者合一的一个东西,走的是用户生产内容的ugc模式。

朱海发所指的16%-17%的个人提成,是不是指经销售人员操作的返点数?酷6人力资源总监俞鹏表示,这个数字从何而来他也不清楚。

对此,酷6的销售团队表示,他们不理解1.27亿元的销售成本数据从何而来。他们认为,销售成本不等于销售费用,还包含其他许多成本,都计入销售部发生的费用不恰当。

5月23日,酷6人力资源总监俞鹏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承认,酷6这次裁员存在程序上的瑕疵,但他坚决否认了暴力裁员的说法。酷6网董事长吴征接受南方周末电话采访时说,他接到公司管理层的报告和警方的报告,没有在裁员中使用暴力。但他话锋一转说,毕竟自己在千里之外的北京,因此欢迎员工举证,他将责令严查,并相信最终的调查结果。

“等候时间实在太过漫长”

高提成之辩

郝志中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朱海发开门见山告诉他,董事会决定将酷6的销售团队从190人裁到40人。他非常震惊,坚决反对,结果被当场解雇了。负责华东地区广告销售的曾兴晔随后被召见,不到5分钟,这位酷6网元老、创始人也被解聘。“我们一出门,就看到公司的hr(人力资源管理人员)等在那里。”10时左右,两位副总裁发现他们已经无法打开酷6的工作邮箱。10时05分,郝志中发出了一条新浪微博:“愚蠢、卑鄙、冷血的盛大!别诱惑我,我不同意!”这条事后郝志中也承认情绪过激的微博迅速流传,将发生在酷6内部的这一裁员事件推入公众视野。当天下午,酷6对外发布免去两位副总裁的消息。

对酷6来说,压缩销售成本具有更重要的意义。尽管酷6正在积极开拓其他收入渠道,但当下广告收入仍然是酷6压倒性的收入来源。短期内无法更多“开源”的酷6不得不在“节流”上想办法。酷6网董事长吴征在电话中,毫不迟疑地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任何一个公司都不能允许销售成本占到销售收入的85%!”

在视频这个烧钱的行业,最近几年酷6一直在挣扎求生,试图在视频网站的“播出、制作和分享”三个平台上掘金。

几乎是同时,在距离重庆饭店不足10分钟步行距离的酷6总部,一面墙拔地而起,将酷6总部一楼的销售部办公区与酷6其他部门隔离开来。有意思的是,这面一天之内修建起来的墙,当天晚上又连夜被拆除了。

去年4月,被李善友和陈天桥亲自挖来的赵亮,是原土豆网cto,在他的身上至少部分寄托了酷6转型的梦想。酷6希望,“围观”之于酷6,能像微博之于新浪一样,创造一个新的利润增长点,把陷入亏损泥潭的酷6一把拉出来。

盛大不断稀释酷6创始人的股权比例,并开始大幅度裁减销售团队,体现出不愿继续烧钱的资本意志,而酷6创始团队则斥之为冷血。

在上海,突如其来的裁员,甚至引发了一场肢体冲突。5月18日晚间,一段由酷6员工上传的裁员视频开始在微博上流传。视频里,一群工作人员在办公室中推搡,其间夹杂着喊“啊,打人了”的女声。酷6员工指责,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派出的工作人员殴打员工,实行“暴力裁员”。

这也是为什么盛大集团的掌门人陈天桥2011年年初在酷6的一次工作会议上,要求酷6必须从目前以web1.0为主导的发展格局向web2.0转变。

5月18日,酷6旗下的“围观”网正式启动内测。它同时推出iphone版本和android版本,并与新浪微博合作,用户可以像发微博一样发视频。一打开安装在手机上的“围观”,就自动启动拍摄功能,用户在拍摄视频的同时,图像也被同步上传到“围观”网,好像在直播一样。上传的视频也被同时保存下来,其他人可以随时从视频库里观看这些视频。

一场突如其来的裁员风波揭开了酷6创始团队与盛大这个大股东之间的龃龉。盛大急切地想让酷6转型,成为这次裁员风波的根本推动力。

4月1日,酷6宣布向盛大发行总价值1亿美元的普通股和可转换债券。4月21日酷6宣布用全股票形式收购皮皮网,向皮皮网股东增发22.12亿股酷6普通股。在这两桩交易中,前者为酷6在视频行业的烧钱竞争中又增添了弹药,后者则为酷6增加了视频播放器的客户端资产。但是这两桩交易,都稀释了原有股东股份。

今年1季度酷6销售团队业绩环比增长了123%。在酷6销售团队员工播放的一段视频上,4月21日,代理ceo朱海发盛赞销售团队,他说:“未来酷6的发展要以销售部门为引擎。”

俞鹏透露说,酷6方面之前与销售团队有过不下五次销售提成讨论,但都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最终出现了此次裁员。

郝志中认为,视频行业的发展有投入期,在销售收入创新高的情况下,把板子打在销售团队身上是不合理的。他认为,酷6的销售成本在视频行业处于平均水平。

吴征态度强硬地表示,尽管可以理解创始人因为与创业团队部分成员之间手足情深而难以行动,但是对于董事会及股东来说,“5个多季度的等候时间实在太过漫长”。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销售员告诉记者,她知道的一单销售返点甚至高达33%,在15%左右的销售返点则很常见。“一下子降10点,就像自杀行为。”

5月24日晚,酷6董事长吴征在发给南方周末记者的一份声明中说:“2010年1月20号酷六上市后本人加入后的第一次董事会上,我与其他董事均就改善酷六商业模型提出了清晰、具体、细致的要求及时间表,在以后的16个月中,本人及董事会也多次责成管理层及时行动,5个多季度过去了,酷六公布的经营业绩并无明显改善,公司继续大额烧钱,董事会与股东不希望也不能允许这样的局面再继续下去。”

有意思的是,据酷6不愿具名的内部人士透露,酷6裁员之后将把广告业务外包给第三方广告公司,这一公司是盛大旗下的盛越广告公司。

上午9时30分,负责全国广告销售的郝志中首先被召入酷6代理ceo朱海发的办公室。朱海发是酷6母公司盛大集团的首席投资官。3月份,酷6创始人李善友(微博)辞职后,他匆匆走马上任,代理ceo一职。这次会谈只持续了三四分钟。

过去数年,中国的互联网广告快速增长,但是比起电视媒体和平面媒体来说,新兴的网络公司要争取广告投放,仍然非常困难。特别是对酷6这样的非门户网络公司,可谓难上加难,更何况还有优酷和土豆这两个竞争对手。也正因为如此,酷6不得不大量倚赖广告公司的中介。

 
;